初始之地

星の消えた夜に 何を願うの

© 初始之地

Powered by LOFTER

【出轰】恋は前傾姿勢

😝给我延的出轰画了个图!!掉了小英雄坑,出轰真的太好吃了😭😭😭😭

有乐亭延太郎:

-恋は前傾姿勢 -


 


 


*私设二人在救出卡酱之后,轰轰突然告白,然后被出久反问了要不要交往


*配图来自 @初始之地 





 


说起来,绿谷出久对于这段好像已经确定了但依旧若有若无的恋爱,实在没什么底气。


如果像最开始旖旎遐想的那样,和他交往的是丽日同学这样可爱的小姑娘,恐怕他现在会更加羞怯一点,但是当面对的对象从可爱女生变成了几乎没什么表情的轰同学……的时候,那点羞怯就更多地转换成了惴惴不安。


算来在一起去救了爆豪,然后莫名其妙被轰同学告白,接着冲动之下说出我们交往吧这样的话并且得到对方点头同意的时间节点之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学校里也一直在盘算着让大家住校的时候,绿谷为了说服妈妈让自己成功住校已经忙的焦头烂额,这一小段时间里,两个人竟然也没有联系。他不主动去联系轰焦冻,轰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并没有来联系他。


好在住校的事情还算是顺利,同学们都带着行李去了学校,大家都有说有笑的,他在人群中找那个冷漠地少年,对方站在另一边,并没有看向他这儿。


他长吁了一口气,听相泽老师开始安排住宿的事情。


被分到的房间在二楼,轰则是被分到了五楼,绿谷对宿舍分布倒是没什么意见,虽然没能和轰住在比较近的地方,不过他倒是在心里松了口气。按照现在自己这种对轰同学简直算得上冲动的心情……还是离得远一点比较好吧。他这样心想着,开始在自己房间收拾起来。


雄英的住宿条件说是豪华也不为过,一人一间带阳台的单间,可以供自己随意打理,公共区域也非常宽阔,绿谷收拾好了,在公共区域转悠熟悉环境,刚好女生们下来了,说起了要不要依次看看大家房间的事儿。


虽然被看到一房间欧尔麦特实在不是什么令人骄傲的事情……不过比起自己房间被看,绿谷现在显然对看到位于五楼的轰的房间更感兴趣。而轰的房间也并没有让感兴趣的大家失望,竟然被完全改造了一番之后变成了纯和式的房间。


在那之后,大家去了最后的房间,绿谷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而轰也走在了他身边。


“房间很好看。”绿谷觉得要说些什么,“你一下午就弄好了吗,太厉害了。”


轰冲着他点了点头,“如果不改造一下,会静不下来心。”


“小时候我也想有那样的庭院,”绿谷说,“不过妈妈不同意,所以就一直住在很普通的房子里面,虽然现在长大了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吵着去住这样的庭院,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真想坐在这样的地方喝喝茶。”


他冲着轰咧着嘴笑,轰看着他的笑脸,神出鬼差地说,“等会儿他们结束了的话……你可以过来。”


绿谷歪着头,“恩?”


“我带了茶叶过来……”他解释道。


 


在绿谷出久意识到这是个来自自己崭新小男友的邀约的时候,脸“刷——”地一下就红了起来,以至于后来站在他身边的丽日忍不住转过头来询问他是不是病了。绿谷拼命地摇了半天头试图证明自己没什么问题,最后丽日在顶住了几句之后离开。


人群差不多散了,大家也都回到房间休息去了,但时间其实还早,不过八点多而已,距离这个年纪的少年应该睡觉的时间好像还有那么一会儿。绿谷左顾右盼了一会儿,见没人了,这才鬼鬼祟祟地走了另一边的楼梯上五楼。


他在轰的房间门口站了几分钟,脑子里一片囫囵。


进去之后要和轰同学说什么呢?轰同学叫我来做什么?啊啊啊他会不会已经忘了上次说的啊……我要不要问问他为什么不和我联系……啊万一进去了冷场的话怎么办啊……


他拍了拍脑袋,敲了轰的房间门。


“进来吧。”少年很快开了门,给他让了一条通道。


“诶、诶。”他忙不迭地走了进去。


方才人多了,猛地簇拥进来,他都没能仔细看看轰这房间的装扮,只是一眼便觉得优雅又迷人,似乎还带着某种馥郁的清香。


大概是他耸着鼻子夸张地呼吸了几下的原因,轰主动解释到,“我母亲从前喜欢自己调调香,所以我自己也会弄一些。”


“挺好闻的!”他也形容不出个所以然来,只会笨拙地用最原始的词汇来夸奖。


“哦。”轰拿了点吃的放在桌上,在桌子的一边坐了下来。


他坐的挺随意,几乎半边身子靠在了桌子上,也没做别的,就直勾勾地盯着绿谷,而对面的绿谷则拘谨地跪坐在桌子的另一边。


“你还真是崇拜欧尔麦特啊。”轰说。


“是是是啊!”说到欧尔麦特,绿谷意外地松了口气,终于暂时从紧张地情绪里被解放了出来,“因为从小就崇拜着他!到现在的话,可能这种崇拜已经成了习惯吧!”


“你脑子不错。”轰侧头看他。


“啊……啊……啊!谢、谢谢轰同学!”他又开始害羞起来,拼命地低下了头。


“如果不是因为你想出的办法……”轰顿了顿,“不知道我们会在那样的战场做出怎样的举动了。”他说,“可能一起死在那里也说不定。”


他这平日里说好的时候总是没什么语调,脸上也没表情,不过绿谷偷偷看他的时候,便能看到对方说话的时候也是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睛里好像没什么情绪,却依旧让绿谷惴惴不安。


他忘了那会儿跟我说的话了吗?绿谷有些失落地心想,可是他还要我到他房间里来。


“其实我也是受到了别的启发……”他不好意思地动了动。


“我刚才说过,因为本家里都是日式传统房子,不用地板的话我根本没法精心下来,所以才布置了这样的房间。”轰突然跳过了刚才的话题。


“是、是的!”绿谷回应着他,“是刚才大家都在的时候说的。”


“现在我虽然坐在这样的地板上,但看着你还是静不下心,是因为什么原因呢?”他略微皱着眉头,非常认真又执着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绿谷愣了愣,接着脸瞬间红了起来。


喂喂喂喂轰同学不要突然这样说出这种不明所以的话啊!!!


他内心拼命地大喊了几句,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些连忙做出道歉的姿态,“对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对,是你的错。”没想到,轰倒是没反驳他这样的举动,倒是抿了抿嘴唇说出这样的话,“好像确实在某个我没注意到的瞬间开始就开始被你吸引着看想你的方向,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绿谷心想,这家伙……也太天然了一点吧!是因为一直所沉迷的都是跟个性和学习有关的东西所以……男子高中生这一身份的方面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吗……啊这样一想轰同学真的非常可爱啊……


他虽然嘴上不敢这样说,但心里多少会想想。轰似乎总是会在这些方面说出一些完全不是男子高中生应该说出的话,他最开始还以为是对方欲擒故纵或者别的,多接触之后竟然发现……这家伙还真就是这样想的,而且想着什么就毫无保留地脱口而出了。


他呼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说。


“因、因为……!”他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轰同学,那会儿答应我,要和我交往的吧!”


他非常奇妙地看到轰在他面前稍微瞪大了眼睛,他继续说,“轰同学……不会忘掉了吧!”


因为紧张,他在桌子下面拽紧了拳头,生怕对方突然一脸冷漠地给出类似于“啊我忘掉了”或者是“有这样的事情吗”的回应。


“轰同学……对我说了会经常盯着我看的事情吧,而且也在我说可不可以交往的时候,点头说了嗯的吧。”绿谷的声音提高了一点儿,“之前放假的时候……我想联系轰同学的……但是很害怕你已经忘掉这件事情了。”说到这儿他又低沉了下去,“唉……”


“哦。”面前的轰焦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这是恋爱是吗?”


他这样袒露地说出来,绿谷又害羞了起来,“你你你不要这样说出来啊!”


“那么恋爱的话,应该做些什么样的事情呢?”他像是提出某种学术问题一样一本正经地询问着。


“我没有这样的经验。”轰焦冻站起身走了几步,坐在了绿谷出久的身边。


他就坐在距离非常近的地方,这样一来绿谷更是手足无措了起来,尤其是他身上干净的味道立刻窜了过来,大概是因为收拾了房间之后已经洗过了澡。


“我……我也没有。”绿谷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但是……”


他侧过身子,双手突然搭在了轰的肩膀上,对方也是一愣,接着绿谷的脸在轰的眼睛急速放大,再然后失去聚焦点,变成了模糊的一片。嘴唇上温暖又羞怯的触感被脑子瞬间放大到了最大,因为没有经验,绿谷似乎只是倾身过来抓着他的肩膀将自己的嘴唇压在了他嘴唇上。


轰听到来自于对方和自己同样的心跳声,鼓噪又雀跃,他能清楚感觉到绿谷急促的呼吸,然后对方跪坐了起来,双手上移抚在了他的脸颊处。他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突然用舌头顶开了轰的牙关。


轰放松下来,由着绿谷半压在自己身上。


嘴唇与嘴唇,舌头与舌头触碰的感觉,让人有些奇妙,他从前觉得自己有些洁癖,大概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但切身于此的时候却发现并不让人反感。少年的嘴唇柔软又干净,靠着近了,好像还能闻到对方身上同样干爽但是味道有些不一样的沐浴露味道。


这样的感觉倒是让他觉得新奇,他伸手抓住了绿谷的胳膊。


他鲜少和人建立能够如此近距离接触的亲密关系,不过如果对方是绿谷出久的话,感觉似乎并不坏。


他原本是觉得抓住胳膊这样的行为大概是拉近距离的一个动作,显然对方误会了他的举动以为他是要将自己拉开,绿谷连忙退开了,脸上一副忐忑不定的表情。


“不、不舒服吗……”他紧张地说。


“还不错。”轰用手指蹭了蹭自己的嘴唇,“接吻就是这样的吗?”


他的手并没有松开,“你身上很热,要不要我给你降下温。”说着指尖窜出来一些凉气。


“轰同学……不讨厌吗?”绿谷问他。


“再试试。”他手上拉了拉绿谷的手臂。


 


绿谷出久对于自己的恋情终于有了些真切的存在感,原因是这个刚搬入宿舍的晚上竟然顺其自然地和轰接吻了!


处于热恋期的少年显然对于离开恋人的房间不情不愿,却又不好意思表现得太急切,毕竟轰可是一点儿没表示平淡地说着让他回去休息呢。


“你回去吧。”轰站在门里,绿谷则半只脚跨在了门外。


“晚安,明天见。”绿谷这样说着,脚下却没有动。


“明天还有课。”轰说。


“恩……”绿谷回道。


沉默了那么几秒,绿谷问他,“几点了?”


轰侧头看了看房间里的钟,“快十点了。”


绿谷咬了咬牙,“那个……”


“恩?还有什么事吗?”虽然刚才又算是激烈地接吻了半天,搞得两个人都有点情乱意迷,不过轰从那样的情绪里抽离出来之后,由于脸上实在没什么表情,看起来冷静又自持。


“可以……”绿谷稍微低着头,末了又突然抬起头来。


他声音不大不小,有些胆怯又带着坚定。


“可以要轰同学的一个晚安吻吗!”说完不出意外地脸红了一片。


他几乎有些不敢直视轰焦冻的眼睛。


“这也是一般情侣应该有的步骤吗?”他听到轰的声音传过来。


“我、我也不知道……和轰同学是第一次谈恋爱所以……”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被轰抓住衣领压在墙壁上亲了一下。


虽然是一个非常浅尝辄止的触碰,绿谷毫不意外地意识到自己脸更红了。


“这样可以吗?”轰冷静地问道。


“我如果说……不够的话……会被揍一顿吗?”说完绿谷就觉得自己大概是吃错了药,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绿谷出久你在想什么啊!


“不会。”轰说。


算了,就这么着吧。绿谷抿了抿嘴唇,反身将轰压在墙上吻了起来。


他吻上去就有点难以控制,毕竟现在和自己接吻的,可是轰焦冻诶!手指能触碰到对方裸露在外面并不多的皮肤,而且还能隔着衣服摸到对方结实的身体,他忍不住有点色令智昏。


不过他也没好意思吻太久。


“谢、谢谢!”他大概脑子坏了,退后一步给轰鞠了个躬。


轰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谢什么?”


“你……我……”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所幸直接说,“谢谢你能和我在一起!我太开心了!”


“是吗。”轰焦冻舔了舔嘴唇。


绿谷出久正盯着他的脸看个没完,他这突如其来的舔嘴唇动作,瞬间让绿谷看愣了。


他舔嘴唇的样子太性感了,绿谷甚至一下子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词去形容面前的少年,再往下一个瞬间,他几乎立刻感觉到自己出现的身体变化。


“啊啊啊啊啊我走走走走了轰轰轰同学早点睡啊啊啊啊晚安!!!”他一下子甩了门,落荒而逃。


 


糟糕了。


回到自己房间的绿谷出久捂着嘴巴心想,居然看着轰同学的脸就硬了……这下真的完蛋了……


而另一边,轰焦冻站在原地,末了走到浴室里打开冷水,试图让自己更冷静一点,去思考有关自己因为少年的亲吻而忽而勃发起来的原因。




-END-



发表于2017-06-05. 转载于 有乐亭延太郎. 289热度.